Menu Close

魔兽6.0德拉诺之王杜隆坦背景故事:兽人领袖加拉德之子

    德拉诺领袖故事:加拉德之子杜隆坦

    杜隆坦,加拉德之子,霜狼部落酋长。无疑,他是一位老练的战士,但是除此之外,他的身后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他不仅是一个战士,更是一名充满矛盾冲突的人物,他眼睁睁地看着兽人被燃烧军团所奴役。也许杜隆坦并未亲眼见证兽人被腐化的那个历史时刻,但是,兽人的腐化依然犹如针芒,深深地刺在他的心里。

    对于玩家或者艾泽拉斯来说,杜隆坦最主要的功绩在于他生了个好儿子——萨尔。萨尔曾被遗弃在危机四伏的森林里,结果被人类发现并收养,培养成一个角斗士;后来解放了被人类奴役的兽人,奔向自由世界,并和巨魔,牛头人组建起最初的新部落。在萨尔带着部落登陆卡利姆多,他将这片土地命名为杜隆塔尔,以父之名 ——部落玩家对此将有一段独特的剧情任务,在这个任务里,玩家可以见识到杜隆坦其人——不知道他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萨尔有个什么样的评价?

    生而为君

    杜隆坦是霜狼部族酋长之子——自出生之日起就命中注定要承担起首领的职责。抛开他的身份,这个兽人从小就展示出了他的与众不同。杜隆坦非常……感性,他希望这个世界能够更加美好,他关心的不仅仅是兽人,更是整个世界。也许,这正是萨满教义在杜隆坦身上的展现,它让杜隆坦能用另一种角度来观察这个世界。这种感性使他在成年仪式以前就拥有了成年人的思维。

    德拉诺的兽人部族一般只会在春秋两季交流,所有的部族齐聚在沃舒古,庆祝Kosh’arg这个节日(兽人一年2次的节日,相当于春分和秋分)。此时,在沃舒古的阴影里,萨满们会前往沃舒古之巅,寻求先祖并相互交流。但是,兽人氏族的交流仅限于此。

    杜隆坦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在成人仪式前,他就不愿意其他人对他孩童一般的对待。他悄悄地来到沃舒古,想看看成年兽人为何要每年两次来到这里。在这里,他邂逅了奥格瑞姆——特尔卡·毁灭之锤之子。当时,奥格瑞姆并非毁灭之锤的继承人,他只是黑石氏族的一员。奥格瑞姆和杜隆坦的交心震惊了黑石,霜狼两个部族。两人的友谊突破了部族的界限,如杜隆坦所言,从未发生过的事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事。

    先知与预言

    这两个年轻的兽人经常在一起切磋实力以及战斗技巧。再一次比试上,两人双双跑进泰罗卡森林。奥格瑞姆率先抵达终点,还没来得及庆祝,一个巨大的食人魔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两人都没有鏖战,而机智地选择了逃跑。但食人魔并没有放过他们——假如当时的他们被食人魔抓住,那么肯定必死无疑。这时,一群蓝皮肤的生物射倒了食人魔,并用兽人语询问这两个年轻人有没有受伤。是的,这就是德莱尼,德拉诺上的另一群居民。

    亲眼目睹强大的食人魔被轻易地干掉。两个小伙伴顿时惊呆了。德莱尼给予两人的热情款待也令他们受宠若惊。这只巡逻队的首领是莱斯塔兰,他带着两个兽人回到德莱尼的城市——特尔莫。莱斯塔兰拿着魔法水晶轻咏几句咒语,这座城市便从薄雾中浮现。无巧不成书,这晚还有另一位贵宾在此做客——先知维纶,德莱尼的领袖。这是一个影响整个德拉诺世界的夜晚,两名未来的兽人领袖与先知维纶共进晚餐,并在此度过了一夜。

    这一晚,奥格瑞姆对维纶述说的是毁灭之锤这一血脉的力量以及它父亲战锤上不同寻常的预言,而杜隆坦则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先知维纶。杜隆坦那不同寻常的感性使他注意到了先知维纶的一些反应——他对奥格瑞姆的述说很感兴趣,但同时也对描述中的鲜血与战争感到惴惴不安。而后,杜隆坦借机询问了有关德莱尼的历史,魔法还有科技。后半夜,两个兽人安静地睡着了,而一名先祖现身在霜狼氏族的萨满Kashur面前,要求一旦杜隆坦完成成人仪式,就将他带往沃舒古,同先祖见面。

    沃舒古

    很快,杜隆坦不费吹灰之力地完成了他的成人仪式——独自狩猎。而Kashur遵从先祖的指示,带他前往沃舒古。杜隆坦对此非常不解——沃舒古是萨满们的圣地,即便是成年礼,兽人战士也不应该涉足这里。最后,两人抵达目的地,Kashur看见了先祖 Tal’kraa,而杜隆坦却看不见。因此,杜隆坦显然不会成为一名萨满。

    “我感觉到了……什么,”Tal'kraa说。“我曾以为他会成为萨满,但如果他现在没能看到我,那么今后他也不会看见我。然而,即便他无法看见灵魂,也无法召唤元素,肩负在他身上的使命也非同小可。他是霜狼氏族的重要一员,对于他的子民来说至关重要。”“他会成为一个……英雄吗?”Kashur问到,她屏住呼吸。兽人皆以勇气和力量为荣,但真正强大到青史留名的却少之又少。杜隆坦听到 Kashur的话后也急吸一口气,脸上露出渴望。“我不知道,”Tal'kraa皱起眉头。“好好教他,Kashur,有件事能肯定:他会带来救赎。”

    后来,杜隆坦回到霜狼氏族,认识了德拉卡,一见钟情地爱上了这个勇猛,强大又美丽的女兽人。两人很快情投意合,此时悲剧却发生了——杜隆坦的父亲加拉德,在于食人魔和戈隆的战斗中丧生。杜隆坦成为了霜狼氏族酋长的接班人,踏上了Tal'kraa所感知的道路。

    部落的崛起

    耐奥祖召集齐兽人氏族,在沃舒古宣布,德莱尼是兽人的敌人。此时的杜隆坦陷入了矛盾。让兽人同心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他此前在德莱尼城里的遭遇——礼遇却使他不得不对耐奥祖的决定有所疑虑。他和德莱尼的领袖交谈过,德莱尼没有对兽人做出任何不义之举。而奥格瑞姆一开始也被这一决定所动摇,但是他的意愿和野心却比杜隆坦更旺。很快,奥格瑞姆加入了第一批攻击德莱尼的部队。

    杜隆坦的反对并没有影响耐奥祖。不过,耐奥祖却要求他在沃舒古山脚下与先知维纶见面并抓住他以示忠心。维纶生成某种居住在地下的生物使得兽人的先祖得以显灵——这些话对于兽人来说是种莫大的侮辱。但是,杜隆坦却没有因此将维纶交给耐奥祖,他仅仅拿走了维纶身上的阿塔玛水晶。他将这种强大的法器交给了耐奥祖,希望以此弥补自己的违令。他本能地觉得,囚禁先知维纶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很快,耐奥祖发现了欺诈者基尔加丹,而基尔加丹也从古尔丹的报告里发现了耐奥祖的反叛。耐奥祖的位置被古尔丹代替——自此拉开了兽人被腐化与奴役的序幕。杜隆坦目睹了不愿回应萨满召唤的元素,以及术士黑暗魔法的诞生。他不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族内的孩童因黑暗魔法而成长,于是赶走了正在施法的黑石氏族术士。其他人注意到了杜隆坦的愤怒和反抗,他获得了最后一次证明自己对部落忠心的机会,否则他和他的族人的命运就会遭到封印。

    他,被派往特尔莫,这座美丽的城市,深藏于山中的德莱尼家园,他年轻时所待过的城市,即将遭到毁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