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奇谭网络版》六大职业之一的斩风是轻生重义的洒脱游侠,而在纵横作家无罪的笔下也有一位立志成为斩风的少年。究竟他在青梅竹马的朋友帮助下,能否实现自己的梦想?他的心中想守护的人又是谁呢?就让我们一同去故事之中寻找答案吧!

落纸云烟 无罪撰写《古剑奇谭网络版》微故事

Menu Close

落纸云烟 无罪撰写《古剑奇谭网络版》微故事

《古剑奇谭网络版》六大职业之一的斩风是轻生重义的洒脱游侠,而在纵横作家无罪的笔下也有一位立志成为斩风的少年。究竟他在青梅竹马的朋友帮助下,能否实现自己的梦想?他的心中想守护的人又是谁呢?就让我们一同去故事之中寻找答案吧!

落纸云烟 无罪撰写《古剑奇谭网络版》微故事

(图1-随心而行的侠客斩风)

想得到《古剑奇谭网络版》的测试资格吗?现在微故事选评活动正在进行中,只要为你喜爱的玩家作品点赞,就有机会赢得丰厚奖品!

第一章:

少女吃力地背着一袋黄豆走在街道上。

“丑姑!”

“丑姑!”

一群小屁孩跟在她的身后叫喊。

“去!去!去!再乱喊我就揍你们啊!”

少女的身后,背着更大麻袋黄豆的少年用力地朝着那些小屁孩挥着拳头。

“可是她本来就叫丑姑啊!做豆腐的丑姑!嫁不出的丑姑!”

“小破烂配丑姑!”

一群小屁孩一哄而散。

“她叫红豆!下次非打烂你们的屁股!”少年恼怒地捡起土块丢过去。

“若尘,都是小孩子,不要和他们生气,他们就是叫着好玩。”少女继续往前走去,微微侧转身体,递给少年一块手帕擦汗。

第二章:

红豆和若尘坐在水潭边。

“你为什么想要成为斩风?”

“因为成为斩风,可以行侠仗义,可以教训坏人啊!斩风是最强的剑客啊。”

“若尘!你在说谎,因为你每次说谎,都不敢看我的眼睛。而且你以前从来没有说过你想要成为斩风啊什么的。”

“其实……”

“有什么就快说,你还把我当成死党么?”

“其实还有别的原因啦……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我想如果我能够成为斩风,她就不会觉得我没用了吧!我只是个捡破烂的……”

“是这样么?”红豆转头看着身旁水潭里自己的倒影,她看着自己脸上一块难看的红色胎记。“那她一定很好看。”

“嗯!”若尘用力地点了点头。

“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去参加考核?”红豆问道。

“明天就要出发了,不然赶不及。百草谷很远。”

“那我等会儿帮你准备东西。”

第三章:

若尘坐在水潭边发呆。

红豆慢慢地走到了他的身后。

“为什么回来很久了,都不来找我?”

“我很没用……”

“你还当我是死党么?”

“我……”
  “就失败一次而已,就说这么垂头丧气的话,才会被人看不起。要成为斩风,要通过什么考核?”

“要会喝酒,至少千杯不醉,因为斩风修炼真气,要借酒气配合催动。不能喝酒的话,根本没办法修炼斩风的真气。可是我才喝两杯就倒了。”

“没关系,酒量可以练的。”

“可是我们这里连卖烈酒的店都没有。”

“总会有办法的。”红豆转过头,看着水潭里自己的倒影,用力地说道。

第四章:

红豆豆腐坊关门了。

“丑姑,为什么不卖豆腐了?”

“为什么今天不做豆腐?”几个端着碗的大姑大婶不理解地看着正在埋头看书和挑选糯米的红豆。

“因为从今天开始,我要做酒了。”

“不卖豆腐卖酒?丑姑你发神经了么?”

“就是,才多少户人家,有几个人买酒啊?你卖酒能赚钱么?”

“反正卖豆腐也不怎么赚钱。”红豆头也不抬。

咣当一声。

一块木牌挂在了门上,“红豆酒坊,不卖豆腐,只做烈酒”。

一群大姑大婶全部悻悻无言。

落纸云烟 无罪撰写《古剑奇谭网络版》微故事

(图2-斩风喜爱饮酒,以酒行气,千杯不醉)

第五章:

“你说要做烈酒?”一个老人站在一个大缸前,转头看着红豆,“要多烈?”

“能有多烈就多烈,能练起人酒量的那种烈。”红豆说道。

“那可难。”

老人摇了摇头,“做烈酒本来就难,能有多烈有多烈……那种一点火就着,就烧得不剩的烈酒就没有几个人能做,至于要练起人酒量的,那要喝了不伤身,那就更难,不然只是求烈,喝了就醉死了。”

“可是我听说你会做,我想学。”

“你想做我徒弟?酒有多烈,做酒就有多难,就有多吃苦。”

“我能吃苦。”

“那你先给我做三个月苦工吧。”

第六章:.

“想不到你居然能坚持下来。”老人感慨地看着在日出中归来的红豆。

红豆默默地换下了那双被露水沾湿了的草鞋,放下背着的沉重水罐,“我说了我能吃苦。”

“那好,你跟我来吧。”

老人在前面带路,带着红豆走进了屋后的山洞。

山洞里全是一个个水缸。

“这里面存着的,全部是你三个月采集到的露水。”老人敲了敲水缸,看着若有所思的红豆。

“能练起人酒量,喝了不会烧死人的最烈的烈酒,唯有朝霞酿。”

“烈酒用酒曲吊起五谷之火,活血暖身,火自然极旺,只有山中朝霞花上的清晨白露水,才能有药性中和。所以要做朝霞酿,首先要吃的苦,就必须是每日早起,行走无数山路,采集足够的朝霞露。”

“你的脚掌在前几天就走烂了,我以为你坚持不下来,但却足足坚持了三个月。”

“现在朝霞露的量差不多,可以开始酿酒了,你就正式拜我为师吧。”

“师傅!”

“孩子,你有一颗赤诚之心,酿酒如做人,你一定可以酿成朝霞酿。但接下来数蒸数煮,你还要吃好多苦。”

第七章:

红豆和若尘坐在潭水边。

“你这些天到哪里去了?怎么手和脸都脱皮了,还这么白?你不要学做烈酒了,我也不要成为斩风了……”

“若尘,你还记得么,我们小时候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当时就我们两个上不起学,一起坐在这里哭。”

“当然记得。”

“那你还记得当时我们在这里说过什么话么?”

“我们成了好朋友,然后在这里说,要一辈子做最好的朋友啊。”

“那你要是成为了斩风,成为了那么厉害的剑客,我们还是好朋友吧。”

“当然!”

“那你记得答应过我的话么?要通过斩风的考核,还必须能够挥舞巨剑,我不在的日子里,你有没有好好练习?”

“当然有。”

若尘拿起了一根大木棒,上面绑着两块大石头,用力地抡来抡去,虎虎生风。

“这就是你的巨剑么?”红豆笑了。

“暂时是。”若尘也笑了,“红豆你笑起来真好看。”

红豆的笑容顿时有些黯淡,她想到了斩风里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叫冰凝,很多想成为斩风弟子的少年,都是因为想要得到她的青睐,想要接近她。

“红豆你怎么啦?”

“没什么。”

“啊呀!”

若尘一声怪叫,轰的一声,跌在水潭里,水花四溅。

“从小到大,每次我不开心,你就只会用不小心失足落水这怪样来逗我笑。”红豆瞪了在水中挥着大木棒作怪样的若尘,心里这么说着,嘴角却是不自觉泛出灿烂的笑容。

“若尘?”

“嗯?”

“你喝这个。”

“这是什么酒?这么烈!好像一口就要烧起来了!”

“有没有不舒服?”

“好晕,好像没有什么不舒服。”

“接着喝吧。”

“好晕!红豆这是你做的酒么,喝了这么多我都没难受……红豆你好厉害!”

“你现在就像是个水里的红烧虾!”

“哈哈,红烧虾正好下酒……啦啦啦啦,我家的红豆真厉害,做的豆腐最好吃,做的酒也是最棒的……我家的红豆最厉害。”

“又发酒疯了……我是你家的么……”红豆的笑容又黯淡了一些。

第八章:.

“师傅!他怎么会这样?”

浑身颤抖的红豆背着若尘,惊慌失措地推开老人的屋门。

她背上的若尘浑身发青,双手不停地抽搐。

“你酿的朝霞酿就是给他喝的?”

“朝霞酿怎么会……”老人三步并作两步,手搭在了若尘的脉门上。

“糟糕!”老人脸色大变,“他身体底子太差,好像又积了风寒,这一段时间他又练得太勤,身体亏空太多。朝霞酿又只是虚火,让他的身体以为来了大补,结果一时血气旺盛,他估计练得更勤,但却没有实补,所以身体才会发病。”

“师傅,那怎么办,给他喝别的烈酒么?”

“普通的火燥之物更不行,你快去三里铺找莫老医师,他应该有办法。不然的话,不但他的双手会废掉,就连性命也是堪忧啊!”

“若尘,你一定要坚持住,你要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话!师傅,求你帮我照顾他。”

“你快去吧!”

老酒师看着红豆的背影,又看着昏迷不醒的若尘,叹了口气。

她为你做的事,你这个臭小子都知道么?

“弱体猛练,又是虚火不补,朝霞酿本是神仙饮,这样一来反而变成剧毒。这个小子练得太脱力,人如灯火,一个人就是一根柴,烧得太过,已成白炭,想要让他复原如初,我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莫老医师,我师傅说你行的,求你一定救救他!”

“老酒和我是老友,我当然有什么说什么。不是我不想救,实在是他现在虚不受补,要想救他,还必须温补,药性又要足够,只有足够的血燕窝才能配合入药。有药方,无药也是白搭啊。”

“莫老医师,血燕窝也是人采的,求你告诉我哪里有采,不够的话,我一定设法去采到!”

“太危险了,我虽然知道有一处地方有,但是必须那种专门的采药人才能够采集,否则必定掉落悬崖而亡。”

“不会我可以学,只要有一丝机会,我总要一试!”

“可是……”

“莫老医师,求你告诉我……因为,如果换了是我,他肯定也会去采的。”

第九章:.

“师傅,这件事你答应我,千万不要告诉他。”

药炉旁,浑身伤痕的红豆一边细心地煮着药,一边对着老酒师说道。

“你真是个痴女!”

老酒师心疼地看着红豆,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要不是昨天你正好掉在树上,你就摔死了!你为什么还要让我瞒着他,什么都不让他知道?”

“因为他是我一辈子最好的朋友,而且我不想因为我为他做的事情,给他带来压力啊。”

“从小到大,也是他一直帮我,所以我才会活下来,而且是开开心心地活下来的吧?”

红豆咬着嘴唇,慢慢地说道。

“唉……”老酒师看了她半晌,终于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莫老医师的药很有效啊,我应该可以开始练习巨剑了吧?”山洞前的小屋里,放下药碗的若尘伸了伸胳膊和腿,觉得浑身都是力气。

“莫老医师说了,明天开始就差不多了,不过你每天最多只能练四个时辰。喝朝霞酿之后,顺便再喝几碗药酒。”

“红豆。”

“嗯?”

“谢谢你。”

“你还当我是死党么?你想我生气么?”

第十章:

烈日下。

若尘挥汗如雨。

他的肌肤泛出古铜色的光泽,身上的肌肉也如同岩石一般有棱角。

他手中绑着石块的木棒也变成了铁棒,随着脚步轻盈地游走,他手中的铁棒也卷起了一阵风。

“吃饭!”

“喝酒!”

咚的一声,老酒师重重地把一大桶加了很多菜的饭敲在他的面前,然后没好气地踢了踢旁边的几个酒缸。

“怎么了?”

若尘奇怪地抓着头嘀咕,“老酒师最近的脾气怎么好像越来越差了?难道是红豆惹他生气了?不会啊,红豆不会惹任何人生气的。”

“你!”

老酒师听到若尘的嘀咕声,气得胡子发颤,他转过身来,伸出手指点着若尘,“我奉劝你一句,与其瞎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不如珍惜眼前人!”

“珍惜眼前人?”

扒着饭,喝着酒的若尘奇怪地看着吹胡子瞪眼的老酒师,“我一直很珍惜的啊。”

“你会后悔的!”

老酒师跺了跺脚,摇了摇头。

“后悔?”若尘突然哇哇地叫了起来。

他走神了,筷子差点戳进了自己的鼻孔里。

落纸云烟 无罪撰写《古剑奇谭网络版》微故事

(图3-豪爽的斩风擅用巨剑)

第十一章:

“路上小心点。”

“我知道了!”

“帮你准备了一件新衣服,路上不要穿了,到了再穿吧。”

“真的啊,有新衣服穿了,红豆你亲手帮我做的啊?前几天我还以为是你帮你师傅做的呢!”

“包裹里还有两瓶酒,那是烧肠穿,是最烈最烈的酒了,最多只能喝一口,是让你在路上喝的,免得你赶路很久不喝,酒量反而退了。”

“嗯!我知道了。”

“这次你不要紧张,应该肯定能通过了的。”

“我想也是。”

“嗯……”

“怎么了?”

“没什么。”

红豆对着背着很大包裹离开的若尘挥手。

“没良心的!”

老酒师眼圈有点红地骂道。

“师傅,你是说我么,怪我没有给你缝制新衣服,给他缝制了么?”红豆转头看着他。

“我不是说你!我是说他!我是为你不值!有这么好的人在身边,他还要去做什么斩风,斩瞎他的狗眼!”老酒师骂道,“都不说自己考核通过了,成了斩风之后,会不会经常回来看你。”

“他应该会经常回来看我的吧。”红豆转身,看着若尘的背影说道。

“谁知道呢!”老酒师骂道,“谁知道他看了那个冰凝会不会更加丢了魂呢?”

第十二章:

百草谷。

收徒考核正在进行。

若尘上场。

一排排盛满烈酒的大碗排列在前。

若尘开始喝酒,一碗接着一碗,他面前的每一碗酒,都好像一个清清的小潭。

小潭里似乎倒映着他和红豆的影子。

他笑了。

越喝眼睛越是清亮。

一片片惊呼声在参加考核的人群中响起。

“好!”

一名名豪放不羁、身背巨剑的隐者剑客也是大声地喝彩。

一侧的树下,那名美丽至极的少女剑客冰凝的美目中也全是异样的光彩。

若尘的酒量,似乎已是十数年来赶来参加考核的人中最佳的。

“接剑!”

一声巨喝响起。

一柄巨剑射向若尘。

若尘伸手接住,朝着前方挥去。

剑势如风,大巧不工。

一片细草飞扬,若尘单手持剑,举重若轻。

“这才是斩风之姿!”

一声赞叹响起,三名斩风的首领都随之出现。

落纸云烟 无罪撰写《古剑奇谭网络版》微故事

(图4-斩风居住的百草谷气候宜人,草木繁茂)

第十三章:

有风吹过。

红豆下意识地抬头。

她揉了揉眼睛,又摇了摇头。

路上没有她熟悉的身影。

他应该成为真正的斩风弟子了,这个时候应该和他的师兄妹一起在谈笑风生地练习了吧?

像他那样的人,今后会成为真正的大侠,或许会慢慢脱离自己的世界了吧?

“这个混蛋!”

“真的是没良心的!”

老酒师有些喝醉了,他坐在槐树下,拍着桌子骂。

“是骂我么?”

一个声音响起。

“红豆,我不是骂你,我是骂那个没良心的,去了那么久,通过考核那么多天了,也不回来看看你!害得你老是往他走掉的路上看!”老酒师说道。

“那不就是骂我么?”

“……”老酒师这才有些酒醒,反应过来和自己说话的不是红豆。

“你!”

他用力睁了睁眼,看清了站在面前的人,他猛然大叫了一声,“红豆!”

第十四章:

红豆出现在门前。

若尘看着她,不好意思地笑笑。

红豆看到了他背上的剑。

剑很大,看了分外有安全感,好像拿来压人都能压得死坏人。

“怎么样?”

她问若尘。

“通过了啊!”若尘拍着背上的巨剑,灿烂地笑了起来。

“我是说有没有追到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红豆瞪了他一眼。

“现在可以追了啊!”

“若尘,你干什么!”红豆一声惊呼。

“混小子,你要干什么!”老酒师也惊了。

若尘把红豆一下子抱了起来,拼命地跑。

“珍惜眼前人啊。哈哈。”若尘的声音在山道上响起。

第十五章:

清澈的小潭边。

“你到底干什么!”红豆又羞又怒。

“你那天在这里问我,心上人好不好看,我回答好看。”若尘看着红豆,眼睛都不眨,“因为你真的很好看。”

红豆呆住。

“你问我为什么要做斩风,我回答你要行侠仗义,不被人欺负,你忘记了么?就在那之前的两天,有个壮汉拿了你的豆腐不给钱,还骂你,你不让我和他打,因为你知道我肯定打不过。”

“他们喊我小破烂,因为我一直只能捡捡破烂,干干杂活。如果你嫁给了我,好像连带着你都低等了,所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做斩风那样的侠客,一定要成为大家敬仰的人,一定不能让你被人欺负!”

“你……你那么刻苦地练习,是……”红豆不敢相信。

“你白痴啊!”

若尘敲了敲红豆的额头,“心里被你装满了,还能装得下别人么!不是为了你,敢让你对我那么好么!我都已经是能做斩风的人了,你以为我真傻啊?”

红豆用额头抵着若尘,看他红了脸。

傻瓜,你最傻了。

-完-

作家参与此次活动不代表官方设定。

欣赏过无罪的作品之后你是否觉得还未尽兴?现在参与《古剑奇谭网络版》举办的微故事选评活动,不但可以欣赏到其他作家带来的精彩故事,还可为百余篇玩家作品点赞,参与点赞就有机会赢得奖品哦!

更多精彩游戏资讯尽在《古剑奇谭2》专题

小编推荐:古剑奇谭OL捏脸数据大全

古剑奇谭OL新手必看
捏脸数据大全 点卡收费介绍 弹琴系统材料
挖宝玩法 钓鱼玩法 采集材料坐标
逆水寒进阶攻略
江流副本攻略 愁城狱副本攻略 PVP职业推荐
装备镶嵌玩法 剑技能任务 真实之境入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